新闻1+1丨为“带薪休假”立法,深圳为什么是第一个?

国内首部地方性健康法规,《深圳经济特区健康条例》将于明年1月1日在深圳正式实施,其中明确提出推行“强制休假”制度。考虑到当下带薪休假动辄虚置的现实,这一做法意味着什么?又“强制”在哪里?《新闻1+1》连线深圳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翟玉娟,共同关注:为“带薪休假”立法,深圳为什么是第一个?

(责编:何淼、孙竞)

深圳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 翟玉娟:根据我多年的调查,目前我国年休假实际执行力度也就大概有50%,但年休假制度在实践中执行得越来越好了。

从深圳速度到深圳健康 深圳拟推强制休假制度

深圳“带薪休假”落实情况如何?如何监督?

1995年《劳动法》正式实施,明确了带薪休假是职工的一项基本权利。2008年,《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出台实施,规定了具体的操作程序,2013年,《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提出,到2020年,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实。然而,这样一项既可以提升职工福利,又能够拉动市场消费的制度,时至今日的执行情况,仍然谈不上乐观。

不再单纯追求“速度”,而是注意到劳动者追求健康、休息的权利。正如媒体评论的,希望深圳的新规,能探索出改革经验和路径。

奥数班不办了,会不会埋没数学天才?具备数学天赋者,不通过奥数班是否就发现不了自己所具有的数学天赋?实际上,即使这些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以如此规模的兴学奥数来发掘凤毛麟角的几个天才,是否值得、是否公平,也是大可讨论的一个问题。问题更在于,上述这些问题,在奥数班鼓吹者和操办者那里,根本就不是问题,因为他们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能不能以奥数的名义赚到钱。一个在上个月刚刚结束的以“研学营”马甲开办、以“迎春杯”名义进行招生的数学班,为期3天,费用每人9800元……就是这样一个不是奥数班、收费却一点也不逊于奥数班的“研学营”,却告诫报名者及其参与者:“为了保证活动的顺利进行,请您不要在网上过度议论,不要拍照。”

在网上,“强制休假”制度中的“强制”二字,吊起了很多网民的胃口,但是在具体内容中并没有找到这样的描述,该怎么理解深圳这次立法的内容和意义?

深圳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 翟玉娟:一些比较大的企业,不仅仅生产效益是比较高的,同样也要成为一个比较好的雇主,起到一个领头示范的作用。目前我国强调经济的内循环和外循环要并行内循环,需要拉动内需,就需要提高劳动者的工资收入和更多的休闲时间。中国要成为制造业强国,就需要有大量的熟练劳动者阶层,而这些都是需要劳动关系的长期稳定和劳动者有大量的时间进行培训,进行职业技能的提高,在“996工时”制度下,是无法让劳动者有时间、有机会去进行提升和培训的。

2019三地航模联谊赛比赛中。 主办方供图

“航空模型赛事是一项集科学性、趣味性、体能性于一体的户外体育活动,如何通过航模友谊联赛的张力,宣传航空文化、培训航空人才、带动航空消费,从而为京津冀发展做出贡献,是我们三地协会工作的重中之重。”河北省体育局航空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岳岩说。

深圳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 翟玉娟:关于劳动负荷过重,这是一个比较带有普遍性的问题,今后立法可以进行更加详细具体的规定,也可以参照国外的一些立法,比如日本在“过劳”问题上,主要考量的因素就是工作时间,一个月的加班时间有没有超过100个小时以上。关于劳动强度,我们国家也有相应的划分标准,包括3级、4级的体力劳动……如果超过了法定时间和强度,这些都属于”过劳”,但仍有待法律继续进行一些详细的规定。

深圳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翟玉娟表示,条款虽然两次都使用了“正当”,而不是留下巨大选择空间的“可以”,依据的是现行《劳动法》中的有关规定。作为一个健康条例,从保护劳动者健康的角度进行的规定,这是其比较进步的一个地方,但从法律角度上来说,这些规定相当于“软法”,因为没有具体的标准,所以也没办法强制执行。

由此可见,被马甲包裹着的奥数培训班,目的依然没有改变。对此,有以“老师”名义注册的社交媒体账号也大力举荐这种“研学营”。“老师”声称:“重点学校每年网报那么多孩子,凭什么给你考试机会不给别人?简历的差异才是核心。”而所谓“简历”就是上没上奥数班、有没有五花八门的奥数比赛成绩单。也是在这个所谓“老师”的社交媒体上,上述“研学营”的“升学含金量”被标注为5星,“推荐指数”也被标注为5星,而适龄人群则被标注为3、4、5年级,且“牛校认可度相当高”“是在小升初阶段确实能帮上忙的比赛”,强调“这些活动是小升初务必要参加的”。

业内有关人士也提到现有法规对劳动负荷过重确实很难以进行界定和制订具体的标准,写入该部分内容,主要还是在于引导用人单位和员工树立健康工作理念,这也在给我们提醒,未来可以考虑针对一些具体行业,什么程度算是“负荷过重”,可以有更清晰的界定。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当下,如何进一步促进三地航模运动发展?当天三地签署了《京津冀三地联合航模运动协议》,将共同打造保定江城机场,建立“京津冀青少年航空模型赛事基地”,免费向京津冀三地协会提供江城机场场地和空域开展京津冀航空模型运动训练、培训、比赛等服务。

“带薪休假”制度的执行,谁该起带头作用?

将于明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深圳经济特区健康条例》,最近成为热点。条例的第63条是“用人单位应当严格依法执行员工带薪休假制度。”作为国内首部地方性健康法规,业内专家认为也普遍认为,所谓的“强制休假”的新规出台有一定示范效应。

另外,京津冀三地还将联合组立“京津冀航模飞行队”,通过京津冀航模联赛选拔各项目优秀选手,组队参加全国比赛乃至世界比赛,全面提高京津冀航模运动竞技水平;共同建立京津冀三地执裁统一标准,增加三地裁判的交流与学习,使京津冀航模运动在同一标准下有序提升、实现京津冀航模裁判资格互认、比赛成绩互认。

第二本小说《电影猜想》(Cinema Speculation,暂译)则比《好莱坞往事》的层次更深,昆汀会深入探讨令他着迷的上世纪70年代电影圈,并附上大量真情实感的影评。

三地模型协会负责人签署合作协议。 主办方供图

深圳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 翟玉娟:监督主要有三方面:①企业方面,要让企业意识到工人年休假是工人的基本权利,是不能随意剥夺的,否则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②工会要发挥维护劳动者权益的功能;③作为劳动者要调节好自己的主动维权和充分考虑企业利益的关系,如果确实是公司经营需要,在某一个年度是可以放弃自己年休假的,但不应该成为一种常态。

什么是“劳动负荷较重”?未来应有更加科学详细的界定

如何让劳动法、劳动合同法以及带薪休假条例等等相关法律法规能够环环相扣、层层依托,形成坚实的法律基础保障,我们需要做什么?

这种明目张胆地曲解相关升学规定的说法,究竟会打动多少家长,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会在部分家长中造成影响。对这种“不要在网上过度议论,不要拍照”的活动,相关主管部门知道不知道,知道以后如何处理,值得关注。

这个制度真的是“强制”吗?

据数据显示,深圳有36.9%的上班族要加班到晚上8时之后。深圳是一座以“速度”和“效率”著称的城市。作为我国最早的经济特区,深圳经过4年的发展,聚集了一大批民营企业,尤其是科技互联网公司。在深圳,加班成了一种特色,“996”似乎也习以为常。

“三地联谊赛不仅仅是为了比赛而比赛,更应该成为航模爱好者、尤其是青少年航模爱好者交流学习的平台。”北京市模型运动协会会长李艳说,京津冀协同发展大有文章可做,三地协会应积极携手共同出力,深化区域航空体育运动合作,打造京津冀三地联动的航模产业新格局。(完)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众多线下体育赛事停摆,促使各体育运动推陈出新。期间三地也举行了一系列线上航模赛事,比如河北发起了“悦身心”纸折飞机穿标赛,小学生仅在家中就能享受航模运动的乐趣,仅保定市竞秀区已有18所小学8000人参赛,该赛事将于九月份进一步在保定市满城区和张家口市康保区小学复制推广,并逐步向全省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