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12日电 (张燕征)“双11”狂欢节期间,阿里、京东等电商平台在不断刷新成交纪录,而在二级市场上,股价却连续两日跳水。市场认为,这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10日出台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有关。

互联网巨头市值蒸发万亿港元

平台经济反垄断重锤“大数据杀熟”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治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胡钢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称,“从没有看到一部互联网相关的法律对产业股价产生如此大的波动。不过,这也正可以说明此政策的重要性。”他表示,反垄断指南的出台是国家互联网治理系列动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意味着反垄断相关法律从抽象到具象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表示,中国互联网企业反垄断问题确实已经到了关键的时间节点,监管部门不得不需做出选择的时候。而在“双11”大促期间发布指南针对性可能更强,也是给平台“警示”,不得做出“过格”事情更不可任意妄为,还需要考虑整个社会的公平公正,营造良好的市场竞争秩序。

具体来看,阿里巴巴在10月28日录得307.4港元的新高,现已回落至248.4港元,10日及11日两天共跌去14%;美团在11月9日股价盘中高达338港元,11日股价已跌至271港元,近两日股价共下跌近20%;京东集团11日每股报价300港元,近两日股价共下跌17%。此外,腾讯控股刚在11月9日涨至633港元,处于其历史高位,11日便回落至551港元,近两日股价共下跌11%。以此计算,四家互联网巨头在两天时间内蒸发了2.05万亿港元。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股价下挫值得抄底吗?

事实上,早在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发布前,11月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税务总局三部门联合召开规范线上经济秩序行政的指导会上,已对27家主要互联网平台企业提出了监管要求。比如,不得滥用市场优势地位排除限制竞争;不得实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协议和违法进行经营者集中等行为;不得滥用优势地位强迫商家站队“二选一”,对平台内经营者的选择平台行为实施不合理限制或附加不合理条件。

知名经济学者宋清辉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称,互联网行业严重依赖于客户群的拓展,估值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也容易产生泡沫。随着行业逐渐步入正规,投资者趋于理性,互联网巨头的高位估值“泡沫”,或将可能会被挤破。此次平台经济反垄断法出台后,对其盈利预期负面影响也很大。短期看,相关公司盈利预期会受到一定的冲击。

西藏检察机关依法对王锦河涉嫌受贿、非法持有弹药案提起公诉

日前,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会长张和平(副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经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交办,由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兴安盟分院向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当一家互联网企业成长为涉及各行各业的巨头时,平台就会利用收集到的信息快速打开新领域。对于消费者和商家来说,这一过程中包含极大的风险隐患,比如精准推送借贷信息、诱导消费信息等。此次反垄断指南正式出台后,将有效保障中小企业经营者和消费者选择平台的权利。”胡钢称。

“从中长期盘面看,上述科技股具有一定的投资价值,但具体的价值如何尚待观察。现在,并不值得投资者抄底,只有泡沫被挤破之后,才有望释放出一定的价值空间。”宋清辉称。(中新经纬APP)

对于互联网巨头股价连日下挫,投资者们有人欢喜有人忧。有股民表示“冲啊,抄底”,也有股民称“大跌之后必有大涨”,还有一些人处于观望状态。

11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公告称,为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引导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依法合规经营,促进线上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市场监管总局起草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下称反垄断指南),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胡钢指出,大数据杀熟、低价倾销等问题本质上是隐私保护问题。“原来从生产端到消费端中间可能要经过批发商、零售商一级、二级等环节,如今,中间商环节变成了互联网平台。平台通过数据掌握着对供应商的议价权利,包括入驻费、交易佣金等。另外,平台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决定消费者能看到哪些价位的商品。”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张和平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兴安盟分院起诉指控:被告人张和平利用担任呼和浩特市房产管理局副局长、局长,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区长、区委书记,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会长等职务上的便利,单独或伙同他人索取、非法收受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胡钢看来,过去十年,中国互联网头部平台越做越大,在“二选一”等垄断性条款下,很多中小型互联网平台失去了生存空间。“一个正常的、具有多样性的生态系统中,不仅有大树还有众多的小树和灌木丛,而当下的互联网行业系统中,只见大树,不见小树,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胡钢指出,此前不少平台炒作共享经济、数字经济概念,企业估值获得了很高的溢价,实际上,这中间存在大量泡沫。“资本市场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平台为用户提供了哪些好的产品或者服务,这才能决定它的实际价值。”

而本次《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更是对平台“二选一”、大数据杀熟、低价倾销、捆绑销售等问题做出了明确规定。

日前,西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王锦河(副厅级)涉嫌受贿罪、非法持有弹药罪一案,经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林芝市人民检察院向林芝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国泰君安分析称,此次意见稿的发布,标志着互联网平台经济内,具有垄断地位的企业将开始受到相关部门的监管,长期看来,有利于平台内商家的持续经营及健康发展,新进入者有望激发市场活力,推动行业进一步进行技术研发及新经济模式探索。但是短期内,相关企业的盈利能力和行业壁垒将会受损,美团、阿里、京东等以平台经济为主要业务模式的企业估值将会受挫,整体互联网板块也将会受到相应的影响。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王锦河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林芝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王锦河利用担任西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重点公路建设项目管理中心副主任、主任,西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委员、副厅长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特别巨大;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弹药,情节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非法持有弹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截至11月11日港股收盘,恒生科技指数重挫6.23%。其中,阿里巴巴下跌9.8%,美团下跌9.67%,京东下跌9.2%,腾讯控股下跌7.39%。另外,追踪海外上市科技股的ETF“中概互联网”下跌5.21%。

以“大数据杀熟”为例,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无正当理由对交易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基于大数据和算法,根据交易相对人的支付能力、消费偏好、使用习惯等,实行差异性交易价格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对新老交易相对人实行差异性交易价格或者其他交易条件,属于实施差别待遇,排除、限制市场竞争。